蛋鸡养殖下载
您现在的位置:蛋鸡养殖 > 肉牛养殖 > 正文
新闻资讯
波叔,我不是仙女,你就不能离婚娶我吗?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作者:admin  来源:本站原创

波叔,我不是仙女,你就不能离婚娶我吗?

  《人设设人》001  人生,就像在读书求学时拿到手不同的试卷,因为要求不同,答题的方式也不尽相同,当然就没有相同的标准答案。

  人总会作出选择,尽管有时明知道这选择是错的。

大千世界,芸芸女生,没有谁不想当个好女儿,好妻子,好母亲的,毁掉这种好人设的理由有千万条,但终究离不开人性中的贪得无厌和欲望的膨胀。   2018年腊肉二十三,这是一年中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——小年,过小年就是来一次春节的预演和彩排,在以前那可是很热闹的一天,但现代的人生活节奏太快,很多人都没这个闲瑕,只简单地一家人吃个便饭,就算过节了。   在大胡建F市某居民楼片区,一栋临街三层小洋房的三楼,一个约28岁的少妇正暗然神伤地看着窗外。   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,信息发了一条又一条,对方始终不接,也不回复!在这个过小年的夜晚,徐子墨推开卧室的窗,一阵寒风马上灌了进来,让她的身体不由得哆嗦了一下。

她望着远处的山边,这城市的夜空被霓虹灯的余光染红了半边天,天那边的湖景半岛别墅群中,那个人现在一定在家里,一家五口说不定其乐融融地围着餐桌,正打着海底捞呢!  “政波,我恨你,你又把电话调静音了,现在恨不得你马上去死,你的心太狠了!以前我有多爱你,多想你,多疼你,现在就有多恨你!你一定会后悔的,我要让你一辈子都活在悔恨中。 ”  徐子墨坐回梳妆台前怔怔地出神,目光游离而空洞地望着窗外,又缓缓地回过头来看着梳妆台中间的镜子。

  她缓缓的举起手摸着自己的脸——脸虽然还是那么白皙,但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红润,现在早已变得憔悴不堪,由于多日失眠,神经衰弱,加上虚火上升,她一向视之如命并为之骄傲的右脸庞上,居然长出了一个棉签头大小的痘痘,指尖所触,竟有点胀痛。

  可是,现在她可顾不上它,换了以前,她非把它挤出来不可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徐子墨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不由得发出了狰狞的狂笑,是啊,身体的痛怎么能抵得上心里剜心那种痛呢?  “好傻呀!我真的是个蠢货!”突然,徐子墨用手狠狠的抽起了自己的脸,一巴掌,两巴掌……她感觉自己的手劲并不小,可是为什么感觉不到疼痛呢?  这时候的子墨,目光是呆滞的,动作也是僵硬的,她手上的动作慢慢缓了下来,只是机械地一下一下还在打着,最后竟变成了慢慢抚摸了。   化妆台上,简洁而孤单,一如既往的只摆放放了一瓶补水液,一支护手霜,连一支口红都没有,因为她对化妆品过敏,也是一直以来对自己容貌的自信,平时基本上是不用化妆品的。   不过今天与平时不一样,台面上多了一杯开水,还有一个白色的瓶子——这是一瓶安眠药。   “不,我不能就这么个样子走,这样太丑了!”徐子墨看着镜子的自己——头发凌乱,眼圈乌黑,嘴唇苍白的到没有一点血色,左脸被自己一顿乱抽之后,已经有点红肿了。

  她拉开化妆台的抽屉,胡乱翻了一下,找到了一只防水唇膏。 看到这支唇膏,徐子墨眼睛不由得湿润了,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,这是尹政波第一次见面时送她的东西,二年了,从来都没有用过,虽然没用过,但她一直是视如珍宝的,凡是他送的东西,子墨都格外的珍惜,可现在这些东西,对她来说还有什么意义?  徐子墨用一根黑色的橡皮筋把零乱的头发扎起来,然后给自己上口红,她画很慢,一边画一边又哭了起来。

  恨,心里是满满的恨意,对给她的人生带来灾难的几个男人,她都充满了恨意。 第一个是他的父亲徐大,如果不是他在自己小的时候抛弃她和母亲,让自己寄人篱下,就不会从小得不到父爱,得不到安全感。

而第四个她恨的男人,就是她的丈夫杨国夫了。

  想到这,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卧室西北墙角上空的摄像头,这个摄像头就像一个眼睛,更像一个幽灵,在日夜不停的盯着她。

  徐子墨冷笑了一下,“拍吧,尽管照吧!……哈哈哈……杨国夫,我呸,你不配为人夫,是我瞎了眼,才会嫁给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在我怀孕期间你tmd一次次嫖娼出轨,在外面玩女人,却妄想让我为你守身守节,你以为你在家里面到处装上了摄像头,就能管得了我吗?哈哈哈,既然你不仁,就别怪我不义了!”。

上一篇:晨会精华:A股指数处于反复“磨底”阶段

下一篇:何首乌伤肝?易感基因告诉你答案

蛋鸡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蛋鸡养殖-www.369477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友情链接: